特别策划 - 新闻中心 - 钱柜777官网
 
OA系统 钱柜娱乐官网登录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特别策划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特别策划
扫马路成就亿元大事业
发布时间2011-09-05 09:48:34

 

重庆暄洁环保产业公司总裁魏延田博士。 重庆晨报记者 李斌 摄

 

    《马路天使》是电影大师袁牧之的名作,后来这个词儿被赋予更多的含义,其中一个就是特指净化城市环境的环卫工人。随着社会进程的加速,渐渐这个词儿不再被提及。

    很多人都听过市政环卫的扫水车唱着小调在身边经过,但很少人知道其实扫马路也是一个大生意。魏延田是那极少数人之一。

    因为误打误撞的一次生意机会,居然让魏延田赶上这个产业向社会资本开放的头班车。当然这个略显生涩的环卫生意并不全带来青春的甜蜜,更多的是需要参与者去消解成长的烦恼。但新市场的最大特点就是快,快到出人意料。从第一年不足百万元的产值开始,魏延田用5年时间把年产值做到近亿元。而下一个5年的计划,则是年产值过5亿元。

    被产业的快速发展给推着向前,魏延田对这个自己第一次的创业项目表示满意。不过有着博士头衔的他并不完全把成就归功于幸运,对于城市公共服务产业发展趋势的预判和分析,是他信心的来源。

    大学老师怎么成了扫马路的?

     魏延田说自己最初压根儿没想过和扫马路能沾边。

    这和他的求学与工作路径有关。今年48岁的魏延田出生于辽宁,1985年在武汉理工大学毕业后即留校任教。这段教师生涯持续了8年,其间魏多是和科研与教学打交道,是象牙塔里的一介书生。

    实业报国的冲动

     后来一次下乡的经历改变了魏延田的价值观。那次是湖北省有关部门组织高校梯队干部下基层锻炼,在一个全国贫困县的村民家里,魏延田被眼前所见震撼。这户村民全家只有一条能够穿着出门的裤子,其余人只能在床上以被子遮羞。魏延田还专门去数过被子上的破洞,一共是92个。

    “居然还有如此贫困的家庭”,魏延田说自己这才开始反思,以前在高校所作的科研有多少是转换成回报社会的实际应用,他心中有了实业报国的冲动。魏延田随即申请进入学校产业处工作,开始了高校教师到社会实作的过渡。

    三年之后,魏延田认为时机成熟,选择下海。在创立自己的企业之前,魏延田在多个企业开始自己的职业经理人生涯,去过非洲,也南下深圳,后来在2002年他被委派为重庆一家企业的高管,遂将重庆作为创业根据地。

    首个计划的夭折

     2004年,在商海中历练了近十年的魏延田准备自己当老板。做过高校教师,又做过咨询业高管的魏延田打算以网络教育来挖掘自己的第一桶金。这个看起来既符合逻辑,又能够体现团队经验的项目,还未完全诞生,就夭折了———合作的高校没有能够拿到相关执照,项目无法落地。

    这盆冷水给魏延田浇了个透心凉,他发现创业没有看上去那么美。苦闷中的他接到深圳一位前同事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有一个治理城市牛皮癣的科技产品,希望他可以做区域代理。这个消息给魏延田打开了另外一扇门,他开始关注城市环境治理领域,发现这里面其实大有商机可为。所以魏延田马上答应代理这个产品,但他深知同类可替代产品众多,销售市场前景并不乐观,所以把代理产品作为副业,而把重心放在依托技术承接环卫服务项目上。

    “牛皮癣”的生意

     在咨询业的多年经验,让魏延田的这个战略抉择走上了正确的方向。后来这个产品的确销售业绩较差,魏延田的公司上轨道之后,反过来收购了深圳这家企业作为自己的研发中心。

    魏延田还记得5年前做的第一条马路,是市文化宫到上清寺,魏延田贴钱将这条街的牛皮癣一扫而空,成为市政部门的样板路段。市政部门在此召开了一个科技环卫项目现场推介会后,魏延田的第一单生意就上门了,承接高新区石桥铺片区7条街道的牛皮癣清除,项目总价68万元。

    这单生意发生在魏延田把公司主营从网络教育转型到城市环卫的半年后,那个时候公司账上还剩了4.6万元,如果再没进项,最多维持一个月就会断炊。所以每每回忆起这第一单生意,魏延田总是感慨自己当初无论多么艰难,都没有怀疑自己走错了方向。

    民营环卫头把交椅

     选对了开头,后面的故事就简单得多。魏延田的创业之初,也正好是重庆环卫产业提档升级的阶段,部分区级市政部门将这块市场的大门开启了一条缝,让民间资本进入。魏延田回忆说,当初第一条拿出来公开招标环卫项目是江北观音桥街道,参与的4家公司,除了成都是专业企业之外,本地企业全是非专业环卫公司,都是以物业、家政都面目出现的。

    没有强劲对手的局面,使得魏延田能领着一帮完全外行的团队,在市场中夺下自己那块份额。第一年,魏延田带着4个人完成了近百万元的项目。随着更多的省市不断向民营资本放开市政环卫市场,魏的公司年产值以每年100%以上的速度激增,2010年已经完成年产值8000万元,今年已经锁定1.2亿元的产值。这个速度还没有停止的迹象,按照魏的设计,2014年,公司年产值将会达到5亿元。

    现在魏延田旗下的环卫工人已经占到重庆市一成的比例,还拥有各种环卫机械设备200多台,坐上民营环卫企业的第一把交椅。而魏的业务从重庆出发,已经在湖南、湖北、江苏、海南、浙江、辽宁等省市布局。

    行业认同度低,最怕后继无人

    环卫是一个大产业链

     记者:环卫外包这个产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魏延田:实际上最早开放这个市场的是深圳,1990年代初期就已经有外包形式了,到2009年,当地已经没有体制内的环卫工人,环卫所这样的机构都撤销了。重庆主城区现在的开放总量应该不到3成,据我的了解,北部新区、江北、九龙坡、南岸和涪陵有一部分市场放开了。

    记者:重庆整个市场放开的话,会有多大的规模?

    魏延田:我没有相关数据做支撑,不好预测。但可以做一个类比,武汉我比较熟悉,他们每年拿出20个亿来做环卫这块,重庆应该不低于这个数字。而其实环卫是一个大的产业链,目前民营资本只做了清扫这一块,这是前端,还有收集、运输、二次转运、垃圾分类处理等环节,技术含量更高,利润更高的市场。

    技术是最大的门槛

     记者:你对这个市场的未来如何判断?

    魏延田:这个市场会很大。我们可以就城市规模来做一个初步估算,县级城市1万多个,地级城市近千个,以前都是政府投入,是隐性的,看不到。但整个产业链下来,应该是上万亿的市场。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城市环卫会摆到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垃圾会与人争地,垃圾围城不是危言耸听,未来人类和垃圾的矛盾非常尖锐,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从国外的趋势来看,环卫不涉及到国计民生,应该是全面放开的市场。当然,现在大部分市场还是由国企和市政部门在做。

    重庆现在参与这个市场的企业不过10来家,还有物业、家政等相关公司加入进来。但门槛也在逐步提高了。

    记者:最大的门槛是什么?

    魏延田:要我来排位的话,应该先是技术,再是资金。这个行业的技术积累不够,要应对未来的高标准环卫要求,需要有技术积淀和持续创新能力。此外,资金也是硬标准。现在机械化作业要求高,过去几十万就可以干一个公司,现在没有几百万根本不要进来,未来的投资会提高到千万级。

    管理农民工遭遇尴尬

     记者:这个行业的管理,和其他行业有什么不同?

    魏延田:在我看来,难度比我以前管理的企业要大得多。首先是员工的级差非常大,从一线的由农民工担当的环卫工人,到最高端的科技技术人员,人员链条太长。此外,管理范围也很大,人员分布在各个街道上,要开一次会都难,如何处理好集中沟通,也是问题。另外,垃圾是随时随地产生,工人必须时刻坚守岗位。凡此种种,都考验管理者智慧。

    记者:当时你领着一帮做高校网络教育的团队来做环卫,最大的短板是什么?

    魏延田: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客户,没有销售网络。其次怎么接触客户完全是外行,连怎么报价都不会,还是深圳的朋友教我们一个笨办法,去数路灯杆子,数站牌,根据清点的数量来报价。

    记者:你的履历除了高校教师,就是企业高管,管理农民工的经验从何而来?

    魏延田:这是我遇到的最大尴尬。以前我做高管,脾气很大,下属执行不力,根本没有好脸色看。现在不行,有一个开环卫车的司机公然反对我的决定,认为我不对。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不过只有忍,我知道他们并不能完全明白决策的含义。那个时候公司小,也招不到合适的人,强势管理风格不管用,只能降低要求。以前我是个很严厉的人,现在居然被公司员工评价为很仁慈,你可以想想这几年对我的磨砺有多大。不过公司从4个人,到现在1600人,一路成长下来,需要层层破壳。目前从基层到中层都有完善的梯队建设,情况又好多了。

    公司还处于高风险期

    记者:你对企业的发展很有信心,未来5亿元的年产值,比现在提升5倍不止,增长何来?

    魏延田:实际上公司现在仍有系统性风险,业务板块单一,客户单一,目前还是处于高风险期。为此从去年开始,集团着手布局多元化,把企业业务分为四大板块———环卫、市政工程、可再生资源和科技产品开发。

    其中环卫仍然是公司主力业务,未来会占到3个亿左右,这个扩张很容易,今年的产值已经达到1.2亿元,全国扩张加快后,增长会很快起来。市政工程包括新材料研发与生产,这块预计会带来1个亿的产值。而本行业所需的科技产品研发,是基于未来这个行业人力短板的考虑,如何让人愿意来加入这个不太受人力市场欢迎的行业,必须要改善用工环境,其中之一就是加大机械化作业,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进行相关小型机具的OEM生产,未来这块销售可能会达到1个亿。

    再生资源这块不确定,可能是亏损,但我们会坚持做。

    坚持,一定能赚钱

   记者:为什么要坚持做再生资源?

    魏延田:我们现在已经获得前端收集城市餐厨垃圾的资格,后期的再利用还在落实,因为在城市中选点很难。但后端产品可以带来效益,这些垃圾可以变为生物酒精、生物柴油以及有机肥料,剩下的60%都是水分,完全可以做到零排污。

    城市垃圾本来是很好处理的,关键问题就是有机物无机物混在一起,就难于处理。如果做好垃圾分类,垃圾问题早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管理问题了。如果以1万人的小区为单位,建设前端分拣设施,就可以持续处理。只不过这个办法很麻烦,赚钱又不快,最多做到盈亏平衡,很多人不愿意做。

    但企业应该有社会责任感,垃圾围城是迟早的事情,现在大家每个月给几块钱垃圾费,未来要你付出几百元你也必须给,所以从长远来看,坚持做垃圾处理的企业,是能够赚钱的。

    而做公共服务,最重要是要得到公众和政府的信任,才有持续性发展的可能。这是我们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不是高调的空话和套话,而是行业属性所要求的。

     人力资源是最大风险

     记者:对于你的企业来说,未来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魏延田:政策风险没有影响,行业大趋势也不会改变,最大的系统风险是人力风险。这个行业未来可能面临后继无人的局面。因为传统上这个行业认同度低,加上长期属于政府财政投入,企业没有市场定价权,决定了行业员工待遇不会增长很高。只能想办法改善机械化方面突破,可能对员工有积极的一面。

    记者:这么快的发展速度,有没有引起资本市场的注意?

    魏延田:有几家风投公司都和我有过接触,但我都拒绝了。现在引入投资者,对企业发展不利。我规划的是大产业链布局,不会因为短期利益而走偏。即使要上市,也不会集团上市,而是旗下板块上市。以目前发展势头来看,短期不缺资金,即使短时间拿来一大笔钱,管理团队的规模也匹配不上。

    记者:这是你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也会是最后一个吗?

    魏延田:我最想做的还是创投,不过现在没有完成资本积累。(信息摘自:重庆晨报 )

原文地址:#

2000-2010 © 版权所有 钱柜777官网   邮箱:office@cqange.com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黄山大道64号 电话:023-68686000 传真:023-68686633
技术支持-鼎维重庆网站建设专家 渝ICP备0810028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92号